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关于网剧化,希望大家都来看看。

昨天开始圈子里就炸了……还是先把界限划清楚了,省的以后隔应人_(:з」∠)_

鹿夜&:

【【大家抓紧私信各家太太,让太太选好lof专有的商业保护标签和禁止二次引用防止有人盗文盗图!!!(虽然可能也防不住但是先上道锁总是好一点】】


【书版剧版tag分离,剧版暂时定为#电视剧全职高手#,在书tag看到剧相关在评论剧tag给请走。请不走的积极举报,辛苦大家了】


两边都发一下。为了我喜欢的那个作品那些人,必要的努力还是要做。
听闻全职高手要影视化,作为一个萌了好几年的全职粉,有一些请求:
首先,我了解影视化的必要性和影响力,也尊重所有人,包括影视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的劳动成果。
但是也正是因为影视化会有巨大的影响力,所以作为一个纯粹地喜欢着书中的角色的小粉丝,我希望能避免所有和三次元相关的纷争,相信这也是各位演员的粉丝们不愿意看到的。
全职高手的粉丝们在lofter已经发展了好几年,这里是我们自娱自乐的一块地方,这里所有的tag都是每一个粉丝的心血,是对于全职高手这部作品和里面所有角色的爱,我希望无论影视化结果如何,我们都能够保留住这块净土,让虫爹的全职和所有角色的喜爱者们永远有一席之地,有家可回。
因此,我呼吁大家,无论对影视化满意与否,都不要将纷争带到这里来,和影视剧相关的讨论(包括截图、讨论是否满意、是否合适、吃糖、感叹等等),都请在角色或者cp名前面加上官宣以后剧版决定使用的剧版tag(目前暂定为#电视剧全职高手#),和现有的tag分开来,不要带现在的tag,因为角色永远只是角色,只存在于书中,永远不可能和任何现实中的人等同!因此无论你的态度如何,都请给这些纯粹的角色粉丝一些空间,保留我们耕耘了好几年的这块净土,感谢所有理解的人!
为了防止奇怪的人阴谋论和懒癌发作就大号上了,总结重点:
1 原作tag与剧版tag严格区分,所有影视剧相关讨论请走剧版tag。
2 不要在角色tag下讨论演员演得好不好。角色是虚拟人物,无论演员演得好不好,也不是那个人,他们都是独立的个体
3 不要在cp的产出中使用任何演员和剧版相关私设,容易让人二三次元不分。如果有,请走剧版tag。
4 原tag不接受融入真人元素的产出。请不要同时打原作tag和剧版tag。


【先换成宣传稿写的tag了。有变动再修改(再次赞美lof


【单人tag取人气top榜的五位加沐沐


【欢迎各cp自行复制发布,因为转载换tag不算,必须发新的。所以建议原封不动发这条,带你想带的tag。为了集中热度请附上这条的链接鼓励大家过来点红心蓝手


【鼓励转载,鼓励任意平台扩散】


【wb地址:http://weibo.com/1919466274/F7s98pDF9?pcfrom=msgbox&type=comment


转发记得带#全职高手#】





【评论里用任何形式提到演员名字的我都会删除,保持割裂


【不管是在微博还是在lof,大家尽量不要提及演员任何形式的名字(包括黑称)。就算是骂他也是算热度的。放置最好





太太们被盗图链接:


 @一座城池 http://weibo.com/2100918297/F7udy92yB?type=comment#_rnd1497262338837【wb昵称为小W


 @向春分 http://weibo.com/1696935581/F7l7iwPGE?type=repost#_rnd1497263855692【wb昵称为阿音


作者wb昵称:小六_想吃番茄啊。https://m.weibo.cn/status/4117871841425012?luicode=20000061&lfid=4117882738154349&featurecode=20000180


 @推定隔离 ,https://m.weibo.cn/status/4117472355300645?luicode=20000061&lfid=4117871841425012&featurecode=20000180


http://weibo.com/1402284167/F7v09fmjk?refer_flag=1001030106_&type=comment#_rnd1497273634749




 @草莓啤酒沫儿 GN收集的盗图链接汇总:http://berrybeer.lofter.com/post/1e9dc188_101ca5ef


方便的小伙伴麻烦点开链接赞转评一条龙+举报

CITY

重新写,算作定稿。

前面的是在懒得删了。。。。

第一章

>(外)

   斓陵,叶历60年,艾伯特研究院。

   五月初至,空气里刚有一丝闷热的气息,长期待在室内让人总觉得不自在,陈宴送走最后一名医生离开,关上了研究院的大门。

   她身后的圆形建筑就是研究院的主体,一共三层地面建筑,隐藏在茂盛的植物中;当然还有部分地下的部分,作为科学研究机构,自己建造防空设施不算违规,艾伯特研究院的地下部分并不是以防空避难为主功能的。此刻的研究院里却没有声音——寂静地可怕。

   陈宴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习惯了这样的气氛。

   她是研究院的一名见习研究员,平常的工作是接待参观者和整理材料,和别的所有“见习生”一样,给别人打下手,顺便积攒所谓的人生经验。

   她关上主楼的门,径直走进主楼一层的那个大房间。立体投影的监视界面上显示着十五个人的健康状况;旁边的小界面上,一个系统正在运行,进度数字上下波动,似乎是在正常范围内。

   【CITY】,陈宴看着面前的界面想着,这是艾伯特研究院成立五年后的第十八个项目,原本旨在研究个人心理及潜在心理疾病的干预。陈宴来到研究院是三个月前,这个项目才刚刚结束理论验证,开始样本实验。

“系统符合斓陵的灵力存在,实验的方式是通过心理暗示和微量的药物,对人意识内的现象进行分析,或者让系统治好自己的心理疾病。”这是一个研究员告诉她的。那个研究员姑娘似乎是最小的一个,个头不高,穿着白大褂四处乱跑捣乱,后面总有个人追着她说着“看我今天不揍死你”。

想到这里,陈宴自己不由得笑出声来。

实验的样本就是研究院里的三个研究员和十二个志愿者,系统测试期的时候十五个人也进行了相应的训练和学习。系统正式运行时一切顺利,大家还会不时聚在一起讨论自己遇到的问题,每周会有医疗队来研究院对这十五个人做全面的检查,作为实验的依据之一。

一个月后,艾伯特博士说自己要去外地参加研究会,一个人离开了,当时的十五个人已经进入系统,剩下的人重点都在实验上,觉得正常,没人在意。艾伯特博士离开一周后,本来应该醒来的十五个人却依旧昏迷,系统则显示不仅十五个志愿者脱离系统控制,而且还有一个非志愿者被“困”在了系统中。研究员们联系艾伯特博士无果后才意识到出事了,在一团糟的时候,【灵隐】,那个存在于传言中的秘密组织突袭了研究院。

“滴滴滴……”监视界面突然发出警报打断了陈宴的回忆,有一个人的界面突然消失。陈宴听到楼上传来一声闷响,愣了两秒,拔腿往楼上冲去。

按照以前的推论,如果有一个人的界面消失,那么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未脱离系统而直接脑死亡;另一个就是这个人脱离了系统,不在系统检测范围内。

“不不不,千万别是第一个啊……”陈宴一边跑一边小声说着,跑到十五个人所在的一号实验室,很快她就找到了那个刚刚摔到病床下的家伙。她连忙把女孩搬回到病床上,接上输氧器和输液管。过了一小会儿,女孩涣散的瞳孔里渐渐有了光,她闭上眼睛再睁开,艰难地扭过头看着陈宴,慢慢清晰的思绪重新占据主导,她用疑惑地语气说:“我这是…回来了?”

陈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续两个月的提心吊胆突然消失地无影无踪,她满脸疲惫,却带着灿烂的笑回答:“是啊,欢迎回来,向泽。”

 

<(内)

   向泽站在离那个城市不远的检查站边,她手里没有行李,和其他那些形色匆忙等待检查的人格格不入。

   她在等待。

   似乎是在回应她的等待,一瞬间时间静止,而后她面前的人群和建筑尽数消失,留下她脚下扭曲盘结的道路。向泽深吸一口气,径直一跃,落向无光的深渊。

   【CITY】的外部系统和内部系统是独立分开的,内部系统会通过外部系统的数值来判断系统内的人“自己”是否想要离开系统。每个人离开系统的方式是不同的,向泽自己对这个随机出现且简单粗暴的方式十分满意。

   为了构造一个稳定的环境,系统会为每个人的意识模拟出自己觉得最安全的地方。他们十五个人的描述,无一例外,都是城市——这也是博士给这个系统命名CITY的原因。向泽素来觉得自己观察不算敏锐,但每次看到艾伯特博士那似笑非笑的脸时,她总觉得这个本来和蔼可亲的人瞬间变得陌生。

  “怎么会呢?”那些研究院前辈们听了后笑着说,“博士可是很好的人啊。”久而久之,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把这一点再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太大意了啊。她有些懊恼地想着。虽然自己一直呆在这里,但是自从发现十五个城市间出现了无法互相联系的现象,系统的判定出错,再加上这次回去的时间相隔那么长,估计是外面出事了。

   向泽快速下落,黑色一直霸占她的视野。她想起漫长乏味的过去,却总觉得少了什么。她想起自己初次见到艾伯特博士的时候他脸上愤怒和惊讶交织的表情。她想起自己在那座旧城里闲逛的慢慢长夜。她想起来那座自己的城市真的藏着自己忘记的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

     突然一道光快速地掠过。那道光是橘红色的,很像是刺破黑夜的朝阳。此时向泽发现她似乎没有再下落,她被什么拦在半空,或者说时间被停止了。

橘红色的光慢慢变成一束,连成一片,吞噬黑暗。

向泽仔细看过去,才发现那是火焰的光,大火中的建筑只有模糊的影子,但是那些轮廓她再熟悉不过——

瞬间时间快速流动,她下落的速度陡然加快,眼前的情景甚至看不清残影,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无形的力量拽回了身体里,直直的摔下了病床。

“密码,已经找到……”“那个女孩似乎对你很重要”“我记得她三年就死了”“都是你干的好事”“听起来都是个不错的交易”“棋子的影子?”“似乎你们都会被这些东西束缚……”

无数声音在向泽的耳边轮番响起消失。向泽仅存的思考能力被这些声音给消磨殆尽,完全昏迷前,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远处招手,那个人似乎想说什么,却被那重新回归的黑暗淹没。

而在向泽“离开系统”后,向泽的那座城里,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走下列车,跟着人群来到城市中央的广场。那里正在举行一个“执政者”的演讲,台上的中年胖子慷慨激昂,女孩站在后排,面无表情地拿出了藏在箱子里的枪……

 

>

  “你是说,这十五个人其实都有关系?互相是亲戚吗?”

  “不能完全这么说,老大。与其说是十五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如说他们都和一个人有关系。”

  “那就老规矩吧,找到人。”

  “老大,那个人就是艾伯特博士的女儿,薇薇安。三年前死于一场轰炸,”他停顿了一下,“据说是薇薇安自己坚持要去那里,理由是以前有一个认识的朋友。”

   “朋友?”

   “……是一号志愿者,向泽。”

【随笔】作以风尘

#来谈谈自己写的一个角色
#来自企划se7en

   炎嫣的诞生是在高数课上。上了年纪的老师一根粉笔在手似挥剑,带着潇洒和一分淡然,可是公式很难,我没心情在高数书上,正好看见刚进的企划群,“设定一个角色”,似乎是自己参与的第一个任务。
    老实说,自从高中毕业后,我把一切设定从最初的复杂向精简改进,主角们的武器直接描述是什么,打架砍掉所谓的招式,打上头就吼出声,图一个爽快。整个人的心态也更“老年化”了,过年回家,朋友说我“过得真是纯粹”,我只是笑一声,这也是肯定嘛。
     炎嫣的名字产生没什么理由,也就图一个顺口。我身边也有名字带嫣字的姑娘,嫣这个字感觉一念就有一种婉转的感觉,像盛放的花朵。
    炎嫣的性格很像现在的自己,精简,迅速,图利,活命第一。她全是我创造的角色里最有求生意识的主角。在其他坑里,宁翘不担心死亡,因为她足够强;宁灼斓是因为她冷漠到连死都不在意;宁湎则是认为自己不处在致死的环境里。
     但是在炎嫣这里,这些都没有。
     她出生在贫民区,母亲精神失常,自己照顾家庭,收入微薄吃饭都难,更何况还有人时常骚扰,这让她对所有人都带着戒心;她被选为族长,可是手里没有权力,被人怀疑,被人暗算,甚至要被弟弟炎冕刺杀;她怀疑邻国要开战,做自己能做的事情,结识了一个朋友,最后朋友还是成了邻国间谍,被处叛国,一而再再而三地结盟欺骗背叛。直到最后,她给了自己一个最好的结局,活着离开。
     她的经历设定在我其他的坑里也有,但是炎嫣最大的不同是她直到最后,都会考虑身边人。这也是我给她设定的秩序善的性格。这算是她的本心。
     我自己设定过一个细节,炎嫣在被判叛国罪要处死前,她把自己的贴身女仆炎岚推上了逃离的马车,并把一车人的和自己相处的记忆全部抹除。因为炎嫣需要假死,这原本要炎岚来代替炎嫣,而且需要宅邸里众人的证词,作假证是会被处死的。炎嫣不愿意,她觉得这不关其他人的事,自己就算真死了,也算是有意义的,保全炎家地目的达到了。
      当然,在后期,她对国家的观念也因为失望而单薄为无了。
     “她是风,她可以摆脱尘土,也可以把那些细小的微尘送到高空,远离污浊。”这句话是对炎嫣最好的概括。
    但是炎嫣没想到的是,风也会染上污垢,等世界不需要风的时候,它只能下落为尘,等待下一阵风的到来。
   
    
  

我不想睡觉了。
你知道每天都做噩梦的感觉吗?
闭眼就是逃亡,火光,血迹和刀枪。看似熟悉的人可以把我坑到死。
可笑的是我的所有灵感全在梦里。
我不想看见她们一刀一刀捅我的画面了,我不想看见我想要留下的人倒在我面前眼神里全是责备了,我不想看见那个疯子了。
谁能救我吗?

【预告向】CITY

——把这篇文给小伙伴看了,她吐槽道,你每次节奏都太快了,信息量太大很难让别人消化。我想想也是…删掉的章节会在后面慢慢补回来,最近刚好过年又加学车,更文会很难,但是一定会坚持到底的。来几个片段吧。

     我们没有想到,这样的选择还是摆在了我们面前。
   
     资源的不平衡会让所谓的天才得到更多的优待,若你是天才,自然顺势接受,若你是那大多数的普通人,你和他们一样也会躲在这虚无的平台后面咒骂,相信我。
  
     默默无闻不可怕,庸俗无为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沉默着,站着自己的队伍,无意中扭转了整个世界前进的方向。

     她走过最边上的那块墓碑,碑上的照片框里还是少年温和的笑容,从小到大都没变,穿过时间。
     “要是你们还活着,绝对会说我这么做傻得可笑,”她把手搭在墓碑上,像是在聊天,“可是我真的希望,你们能这么说上一句啊。”
      微风拂过脸颊,她面前的绵绵细雨小了下去。
      风又大了一点,四周的松柏摇动树叶,波涛般由近及远。
       她的手背多了一点亮度。
       当她转过身时,乌云散开,久违的光芒照耀大地。“天晴了啊。”她伸出手,想握住头顶的光束。
       朦胧间场景变换,无尽的黑暗后,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房间,阳光正好,暖风微醺。
      熟悉的少年笑容未变,轻轻握住她的手,她的床边也是不陌生的面庞,所有人都在笑,都在说着同一句话。
     “褚时,欢迎回来。”
   

哈哈哈哈哈小莫感觉(这玩意在我爸的阿瓦隆里见过←_←)
芙芙感觉背后发凉

【大坑】CITY

第六章

>
    知道褚时过去的人不多——当然这是在她自己的认知里。其实很多人认识她,都是因为那场事故消息走漏,闹得满城风雨,她和另外十个人的照片登在报纸头条,
当时精神恍惚的她瞬间崩溃,直接送去治疗将近一年。等她出院,风波平息,她还是那个普通人。
    “各位同学,欢迎来到晴海七中,”荆羽的目光掠过褚时惊恐的脸,转回到人群,“我是你们的教导主任,根据各位同学的考试情况和自己填写的意向表,我会把你们带到自己所在的班级,由你们的班主任告诉你们的宿舍和其他的事项,都跟我来。”
     褚时仍旧走在队尾,背包上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那是另一个朋友给她的,算是康复出院的贺礼。她一直不吭声,表情平静,没有兴奋也没有慌张不安,似乎这里是她的家,没什么好期待的。
     李静萱被教室外的喧闹声吵醒,闷热的天气让她的脸上多了不少红晕,看起来更可爱了。她站起身拍拍裙摆,走出去往下看。正好荆羽带着人群走到这里,她仔细地看过去,正好和队尾的褚时打了个照面。
     褚时竟然抬头看了看,抬起手打招呼,脸上的表情多了一分俏皮。李静萱被她的反应逗得笑出声,露出浅浅的酒窝,不少男生看呆了,因为李静萱在平常是不会这么开心的,她也会笑,但是那笑容很礼貌,多半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看来她们的关系真的很不错啊。众人在被老师们赶回教室时这样想到。
       荆羽带着褚时走向教室的时候才说:“最近的学校里出了点事情。”
      “我要帮忙吗?”褚时意识到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在一个月前,褚时帮忙分析过晴海七中很多年前的一场“事故”,不过交给她任务的是荆羽在晴海刑警大队的哥哥荆凡。荆羽很少给她下任务,他一直不太愿意拿褚时去冒风险。
        “这个月晴海的几个学校都有人失踪,而且都是女生,”荆羽简单地介绍,“开始荆凡他们也准备查,但是都是不过几个小时,她们的父母突然撤销报案,彻底消失——他们都说自己的孩子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不愿意再待下去,必须离开这里。”
        “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凶手?”褚时的后遗症发作了,她忍住头疼问。
        “主要是防范有人再出事,当然,你想让商言查也不是不可以。好了,我们到了,你进去吧。”
      褚时扯出一个微笑,拉开班门,走进去的时候和现在教室后面的班主任点点头,站到讲台上。
      “大家好,我是褚时——”
      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嗡嗡作响,她拿起粉笔,在黑板上重重地这下名字。
      没有用,声音越来越响。
       “今年,15岁,来自——”她感觉自己的视野在摇晃,所有的一切在迅速扭曲。
     “——来自琓苑——”
     她刚说完,直直地倒了下去。
     重归黑暗。

    乔楠他们的封锁很快就被解除了。商言带来的另一群人把褚时送到了研究院。
    “抱歉,没想到这里他们也来插一脚。”商言道歉到,陈宴明白地笑笑,指挥其他人把褚时安顿好,转身回来的时候,看见乔楠和李聿在打开一个很粗糙的系统。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乔楠看其他人不在,连忙把她拉过去,反锁控制室的门:“你盯着褚时的生理检测,我们来分析她的‘梦境’。”
    李聿看着她一头雾水解释说:“向泽刚刚留下了一个密码,但是打开的不是总控系统,而是这个——把梦境里他们想传递的信息解析出来。”投影屏上是一个打开的文本文档,那个系统就在一个一个字符地识别它们,
陈宴也乖乖地看着另一边的系统。突然褚时的心率加快,系统发生警告,而乔楠站起身吹了声口哨——他们翻译完成了。
      商言在外面把门砸得震天响,等他进去的时候警报解除,他自然地看向乔楠那一边——
      “琓苑?那不是…”
      他想起了什么:“那不是当年出事的地方吗?!”
    
    

【大坑】CITY

第六章

好想写点炸裂的东西啊啊啊啊(打滚)


    又到了周一,向泽黑着脸把拍到地上的闹钟再拣起来,哈欠连天地洗漱吃完饭走出门。梦城今天的天气不错,蓝天白云位于城市上方,像玻璃一样透亮。五月的梦城不算很热,薄长袖和长裙校服是标配,按捺不住的女生就已经换上了短袖和及膝裙,裙摆飞扬尤其赏心悦目。
     从家里出发,走到小巷口左转,到公交车站台,坐环城一号车过两站,可以碰到自己的好朋友李瑗,再坐上四站,就可以到学校。李瑗总会睡懒觉,只好在车上解决早饭,搭配着自己搜罗来的各式八卦。她的家里门路很广,各处的消息都很灵通。向泽漫不经心地听,偶尔插上几句话,大多数时候的沉默是因为她要记下来,这个信息很重要。
     在城市里,活下去很重要。
     向泽有自己的消息贩卖的渠道,它连接着城市的另一面,大到政策转变,小到某一个摊子的撤走,它都可以掀起波澜。
     向泽是一个活在边缘的人,她没有人约束,她游走在法律的空隙间,她大多数时候都是懒懒的,但是她獠牙锋利,一击致命。
     向泽的灵力很弱,但是她能感知到别人的灵力的强弱,还有是否在流失,所以她一直是用走私来的鲛丝对付敌人,稍稍占些上风。
     “诶,小泽,”李瑗问道,“万一…万一这城市真的被北边控制了,你要怎么办?”
     向泽没回答。显然,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李瑗很温婉地笑笑,一如往常。
    仿佛这和她没有一点关系。

【对不起最近很忙只能更这么点了(ΘへΘ)】
TBC

我不相信我看到是大多数
我还是相信沉默的大多数是曾经被伤害的人
温柔对待所有人
才能被世界温柔相待

【大坑】CITY

第五章

     艾伯特博士的初期研究得出过一个结论,就是人为干预记忆不是永远可恢复的。这基于干预者的完善性和稳定性,换句话说,构建一个完美的系统,加上对对象的长期干预诱导,随意篡改记忆完全没有问题。
      而同理,想把别人的记忆从不可恢复扯回来,也是一样的方法,只不过,这样的做法大多都不成功。
      乔楠当然知道。
      她漫不经心地敲着控制台的桌面,哼着不着调的曲子,看着她的系统飞速运行,一点点把向泽记忆的控制权拿回来。
      话说回来,她和李聿虽然都是艾伯特博士的学生之一,但当时艾伯特博士不是把她作为学生让她参与实验。她意识到了问题,出于自保地从别人手中搞到了一种抑制诱导的药剂,然后借此逃过了几次完全记忆篡改。
      在她的印象里,其他十四个人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甚至到后来,她看见陈宴微笑着和她打招呼,才明白他们都被纳入了系统——以前的陈宴一直看她不爽。
     她努力地回想起来,自己的父母都和艾伯特博士一样,研究过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没有成功,也没有再进行下去。
      乔楠的关注点一直在这个系统上,它就像一只巨兽,活在阴影中,把走过身边的人一个个吞噬。她之前研究过斓陵的几个军方系统,却找不出相似。
     她要验证的东西很多,在这之前,她要学会等待。


     向泽越想越不对劲。
     她手里的笔记本上,记着密密麻麻的字和符号,偶尔几页上贴着照片和文字,就像手账一样。这些符号她也不是没看过,在父母留给她的书上,在梦城被拆掉的老房子的残墙上,在老人们写给对方的信里。
      尝试着翻译了一下,向泽总觉得不符合文法。不过大概的意思是找到一个系统的密码,密码和自己有关。“……密码啊,”向泽瘫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梦城里要用密码的地方不多,一个个去找?”


     褚时是被一阵颠簸晃醒的,睁开眼看见的是窗外的车流和高耸的建筑,整齐的排列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我们到晴海了?”坐在旁边的少年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问道。
       “商言你小子挺能睡啊,”坐在前面的男生大咧咧地转过头来打趣道,“就你们两个人歪着头睡得呼噜噜的,哈哈哈。”
       商言翻了个白眼,回答道:“有本事昨天别撒酒疯啊。”
      男生装出恶狠狠的表情要扑过来,商言左右乱闪,其他人要么劝要么火上浇油,一时间大巴车上充满了欢声笑语。
     褚时低下头,手无意识地抚过背包里的一本厚笔记本,她本来想拿出来看看,可手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她再次看向窗外,完全不敢想象自己还能重新读书。
     她又想起来,两天前她准备启程,老爸摸摸她的头说:“丫头,记得多跟你妈联系,别乱吃东西,别乱跑,要是觉得不适应就回家,好吧?”
      “老爸,我没事啦,不担心不担心。”她挠挠头回答。
      老爸最后没说什么,就直接让自己离开,转头离去。他和老妈一直很忙,难得的休假还要给他们添乱,实在是很愧疚。
      回去,就一辈子都会被那些过去吞噬。
      大巴车转进林荫道,在大门稍作停留开进学校里,一路上的林木让全车人连连感叹。“晴海七中是各个中学里创办时间最长,也是绿化程度比较高的学校,”坐在前面的老师回头介绍道,“现在我们到的地方是行政楼,一会儿我们的教导主任会带各位去各个班级——好了,大家先下车吧。”车子停在了行政楼的后面平地,褚时最后下车,看见站在不远处的青年时,愣了两秒扭头就往车上蹿。
     “诶诶诶,褚时你跑什么啊?”商言大声地问,吸引众人的目光还顺手扯住了褚时的背包带,把她抓了回来。
     哦,天啊……褚时看着那位帅气的教导主任,仰头长叹,怎么就忘了荆羽在这里啊……
    


    乔楠再醒来,已经是午夜。陈宴照例关掉了照明系统,只剩下面前屏幕上的微光。她看了看系统,运行正常,便站起身准备回去休息。
    这时口袋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铃声,她连忙打开通讯仪,通话界面上的显示是“商言”。
     “艾伯特研究院。请问有事吗?”乔楠问道。她和商言曾经是同学,不过很久都没有再联系。
      “乔楠,你现在能开门吗?”商言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我在研究院门口,你们项目的监督员出事了,只有你们能救她!”
     “不会是系统渗透吧?!”乔楠转回到控制屏前,打开监控系统,一个个地找过去,“什么名字?”
     “褚时。”
      “唔……抱歉商言,我们……救不了她。她被放在了整个系统的核心位置,要让她醒来,需要艾伯特博士的藏匿位置名称……”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想救她,必须找到博士,或者,她击败博士的核心系统。”她走出控制室,站在了建筑外面。
       “这个话留给你们将要面对的人吧。”商言叹了一口气,结束通话。
      “里面的人听着!放下手里的武器!放弃抵抗!接受我们的调查搜索!”前方突然大亮,探照灯的白光照的乔楠的脸惨白,她看着包围自己荷枪实弹的人群,心里一点也不紧张,而是对还未醒来的同伴们多了一分担心。
       这个褚时是让这些人动手调查——或者说控制研究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