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CITY

第二章

>

  向泽听完陈宴的讲述,抬头看向界面:“所以说,重点是,我在没有系统提示下出来了……”

  陈宴看着向泽皱眉挪开外部系统,调出了另一个界面,输入指令后扭头对着陈宴解释到:“我没有开内部系统的权限,这是我在项目开始前做好的程序,它可以在不需要系统对接的前提下,在内部系统出现波动时,借助波动时的‘空洞’,完成输入的指令。”

  “也就是说,”陈宴算是懂了,“除了你自己加在里面的这个程序外,能把你拉出来的就只有……【CITY】系统自己?”

  “虽然看起来不是很确定,但也只有这一个结果了吧,”向泽满意地拍拍手,转身跑到左边的休息室里拿了两瓶饮料,“我打算用这个小程序让其他两个研究员离开系统,他们手上有内部系统的权限,等他们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你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向泽笑着问陈宴。

好奇心的驱使让陈宴没办法拒绝。

向泽的小时候经历过一次搬家。搬家的时候她只是懵懵懂懂地跟着父母登上远途专列,父亲一直背对着他们和其他亲戚低声通话,内容大多是道歉;向来镇定的母亲搭在她头上的手也在微微颤抖。专列到了一个临近边境的小城,名字很好听,但向泽花了很多年才记住。

之后的日子就一直是平淡无奇的状态。向泽跟着同龄的孩子一起上课,晚上和自己父母一起研究那些让人头疼的算法和技术。向泽的父母在他们搬家后恢复了以前的生活节奏,除了研究上相当严厉外基本上不怎么管向泽。

小城没有那么先进的技术,向泽自己闲着的时候用一台破破烂烂的电脑建了一个论坛,论坛没有发言限制,一时间帖子冒出来一大堆,让向泽觉得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城市也有生命力的存在。自己父母知道后也没有反对,只是说了句“要小心那些藏在暗处的敌人”。

还没等到向泽明白那些人究竟是谁的时候,以为父母临时的出差忘记和自己说就走的时候,警察带着一群亲戚找上门来,通知向泽她的父母已经失踪了。

“之后你们再也没见过面?”陈宴问到。

向泽摇摇头,接着说:“之后我靠着自己的小手段赚了点钱,靠这个养活自己,然后在快毕业的时候原夏的轰炸毁掉了那座城市,我因为‘源流计划’被送到了这里,没了。”

“恕我冒昧地问一句,在系统里的城市也是那个小城吗?”陈宴赶紧接上下一个问题。

“嗯,大概是我爸妈失踪有一两年的时候了,不过我感觉还是少了什么东西,这个也是我想调查的——哇!”向泽面朝控制室大门,看见了什么,急忙从桌子上跳下来。

陈宴扭头看去,只见看起来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一男一女冲进控制室,手里还拿着刚刚从休息室找到的白大褂。“向泽?”女生一皱眉,“我们这次的记录者是你吗?那快把计划复述一遍!”

“我......我不知道啊,别这样看我啦!”向泽被吓得连连后退,“我本来想去找你们,结果在检查站等着的时候莫名其妙就出来了,连提示都没有,还以为这是系统故障呢。”

“乔楠你冷静一下,”男生看着一个个弹出来的界面止住了女生的焦躁,“向泽的话没错,她不是‘记录者’,按照我们的设置就应该会出现所有的资料,不过你看,这里什么都没有。”

    “诶,等等,其他人呢?博士呢?”“他们都......说来话长了。”

乔楠听完陈宴的解释后,重重地坐到空着的椅子上:“这下可就麻烦了,我们得快点想出个办法,不能让更多人牵扯进来。”

向泽突然问陈宴:“现在的系统里增加的人数就只有一个?你检查过她的身体情况吗?”

陈宴从长桌上拿起一沓纸,递给其他三人:“这个人是【灵隐】的成员,只知道姓褚,目前处于昏迷状态,身体特征还算稳定,昏迷时间基本上和我们出事是重合的,估计他们也是觉得这两件事情之间有关联。所以现在她在我们这,我们的行动必须向【灵隐】报告,算是正式合作。”

“这个系统理论上是可以包容除了我们十五个以外最多五个人,但是当时搜集最初数据的时候博士发现如果要多搭建一个城市就需要大于预估的数据量,所以这个方案被搁置了,”向泽似乎想到了什么,“即使我们没有多建五座城市,那些多余的数据也足够一个人‘拖’进去了......”她猛地站起来,说:“我就得可以冒险试一试,你们现在能让我强行回去吗?”

 

<

   向泽决定“出去”的时候没和任何人说,住在隔壁的房东老太太拍了一会儿门也没有人应,便没有再管。自从向泽搬到这栋破旧的居民楼,起初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人来找她,到后来变成了向泽整天不在家。周围的邻居们虽然对这个女孩总是报以异样的目光,但是她不会惹事到自己家附近的态度还是让众人觉得十分受用。

   这个城市和其他的没有什么区别。吵闹的人群,繁杂又琐碎的日常,不变的风景,无数暗流藏在这些表象之下,随时能把人吞没。

但是这段时间,平静的日常似乎产生了一丝动摇。

离向泽家不远的一条街的拐角,有一家杂货店。平常并不是很热闹,店门半掩着,站在外面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不过在附近的孩子们在不用学习的时候总是去那里买点新奇的东西,对这家店挺有好感。

就在向泽“离开”城市的同时,一个少年站在杂货店门口看了一会儿,还是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有人在吗?”少年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他打量着这个不大的空间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

那些出售的东西里甚至还有“城市执政长”规定的违禁品。

他刚想伸手去碰一个浅蓝色的盒子时候,一只大手把他拖开,“喂,小鬼,不知道不买的东西别动吗?”

少年惊慌地回头看去,一个穿着格子衬衫胡子拉碴的大叔站在他身后,他手里夹着抽了一半的烟,眼神中带着一分与形象格格不入的犀利。他看了看盒子又看看少年,转身走向房间深处:“向泽让你来的?”

少年连忙应是,大叔冷冷一哼:“把那盒子拿上,过来结账。”

“那个,”少年拿出自己背包里的一个木盒子,乖乖交给走回柜台后的大叔,“这个东西是我家没用的杂货,感觉和这个操纵器比不上啊,我......我没有贬低它的意思!”他能感觉出大叔的眼神突然转变,马上改口。

大叔把那个木头盒子放好,很认真地说:“向泽的条件就是你家庭的‘过去’,然后你可以选择我店里的任何一件你觉得用的上的东西。这个转换器是转换空间的,小子,如果你摊上了向泽又来了这里,它可是你全家逃命的最好选择,快走吧。”

少年紧张地夺门而出,很快就不见了踪影。大叔则跟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站在柜台后面。过了很久,店门被人推开,熟悉的声音隔着杂物传过来:“哟大叔,早上好啊。”

 

>

  李裕是四人组里唯一的男生,当初向泽进研究院是他来指导入门的,知道向泽素来胆大,想出来的点子多半风险极大,但是想来想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那就让你回去试试,不过你得等我加几个保护程序,在我通知你回去前,和陈宴去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说完把向泽和陈宴推出控制厅。

   向泽不满地跟在陈宴身后:“就知道派我找资料,以前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还有啊,陈宴你不是不怎么给他们那些家伙帮忙吗,怎么现在不吵架啦?”陈宴一愣:“我没和你们吵过架啊,我记得我每次干完活就回家了。”

   向泽刚想接着说的时候看见了资料室。说是资料室,其实就是专属于艾伯特博士的,向泽一直以来都是去研究院外的大图书馆找资料。不过看起来陈宴不怎么进到这里,所有的资料整齐地放在书架上,有的资料还附有芯片,想必是留以后用的。

   陈宴站在柜子前仔细地看档案夹上的字,向泽则拿起了一份放在桌上的资料。“‘关于现象改变人类心理的研究’?很眼熟啊,”向泽一边看一边说,“陈宴你找找有没有,嗯,叶历47年的资料?”

   很快陈宴底递给她一个档案夹,档案夹上没有标记,打开也只有一只有一张信息表,上面的字工工整整,似乎是那个填表人很重视这张表,可惜照片那里空白一片。

    “薇薇安......我怎么在‘朋友’那一栏?”向泽把信息表递给陈宴,“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旧名的朋友啊。”

   话音刚落,她就感觉被什么东西凭空击中一样,突然晕倒在地。

   “怎么回事?!”陈宴的通讯器里传来乔楠和李裕的咆哮,“向泽怎么回到主系统了?!” 

   而在此时,研究院的室内广播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CITY】第一计划,声波密码输入确定,启动者确定,进度百分之七十六。”

     艾伯特博士真是狡猾啊。陈宴看着向泽呼吸渐渐平静下来,不由得苦笑。

   不过.....陈宴的目光转向另一边的隔间,那个女生还是没醒。

   你陷入幻境的理由,又是什么?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