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是一个梦写出来的,所以很短
有与现实处不合请谅解

  “今天能送我回家吗?”友人A靠着窗台问我。我们就称她A吧,她家离学校不远,从一条小路抄近道也很方便的那种,因为我一直骑助力车上学所以她每天都来蹭车回家。
      很不巧,今天我的车被差点迟到的老爸无情征用,所以我是骑自行车上学的。
     “诶……”她有些不甘心,“自行车也能带我回去啦,麻烦啦~”
     我拗不过她,加上天色不对可能要下雨,还是让她坐在后座,我从小路送她回去。
      最近老城区整改,小路边有些房子已经在开始拆除,我一路骑到中段,发现路竟然被堵住了。“今天早上还能过啊。”A挠了挠头,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们往那边走吧,”可能是我们停在那里有一小段时间了,坐在一旁看工地的大爷一指不远处,“那边是通的,能过。”
      我们停的地方正中间有一个池塘,小路在此分岔,右边的路伸进一片居民楼中,本来禁闭的红色铁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
   我们谢过那位大爷,我接着骑上那条路,因为谨慎我接近红色铁门的时候我是扶着自行车的,等我们一进去却被面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条路是被围墙和居民楼隔成的路,尽头还穿过一栋楼的一层,一群穿着一色裙子的小孩在这条路上嬉戏打闹,我下意识地按响了车铃想让她们离开,她们却突然停了下来,齐齐扭头看向我们。她们有的双眸无神,有的耳朵处绑着纱布,有的张着嘴却没有声音,我甚至还看见有两个女孩似乎是连在了一起。
       A一把抓住了我的衣服,我一时间也不知所措。
       突然我想起来我的背包里还有东西,赶紧打开翻出了一堆无聊随手叠的纸鹤。她们似乎有了兴趣,慢慢走到我的车前围成一个半圆。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微笑着把手里的纸鹤一只只递给她们,当我把最后一只红色的纸鹤放到一个孩子的手里时,居民楼深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哨声,她们便连忙奔向声源处,瞬间没了踪影。
     “太……太吓人了。”我一阵猛骑,终于到A家楼下后,A才松手跳下车,心有余悸地说。我也点头表示赞同:“我刚才手都在抖。”
       从那次之后我们便很默契地没有再选择走小路,结果一周后,A在体育课上扭到了脚,有校医处理,不过暂时还是没法走路。我虽然当时有事中午不回家,但是还是决定赶紧把她送回家才是上策。
         自行车肯定载不了她了,我背着她也感觉有些累了,于是我们还是决定再走小路回去,可是等我们再走到那个岔路口下意识往右走时一个骑车路过的大妈叫住了我们:“那边没路的,往这走!”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不是上周还开着的吗?”
       大妈愣住了:“那边几年前就没人住了,这门一直就没开过,哪来的路?”
       A这时指了指地上,我定睛看过去,虽然几天前的雨把它们淋得不见形状,那灰暗的红色勉强还能分辨——是纸鹤。
       它们在门外的角落堆成一片,就像从未有人收下过。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