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一个应该不会写长的片段

林语五岁的时候第一次感觉到嫉妒,是因为那个新来的小孩。
福利院藏在郊外,灰色的水泥墙上是深青色的苔藓,近似黑色的树林就是把守这座城堡的铁骑士,沉默威严让人喘不过气。
那个小孩穿着光鲜整齐,棕色的短发带着一点卷,站在阳光下自带柔光,兔子玩偶永不离手,和人对上视线总是会礼貌地一笑。他和我们不一样,林语攥着自己身上看不出颜色的长袖,不经意间流露出凶狠。
这样的孩子被送到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他不会说话。病因不明,尚有听力,“怎么说本来还能分那老头的一份家产,谁知道生下来就残了,”林语经过护工们的休息室时听到了评价,“可惜了这好看的模子。”
很快福利院的孩子们欺负完一轮新来的“小哑巴”,自觉无趣又回归日常。林语并没有跟在人群中,而是在一个昏暗的下午找到了他,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玩偶,拿着纸和笔塞进他怀里:“你就这么任人欺负?你给我好好写清楚你想干嘛。”
男孩愣愣地看着她,歪歪扭扭地在纸上写了两个字“朋友”,指了指她又指回自己,慢慢露出了一个笑容。
林语却被这个词烫到了一样一把甩开手中的玩偶,正好扔到了福利院一霸,外号阿虎的高个男孩身上,他们一群人就像找到了新的玩具,用玩偶把男孩引到了外面。
林语跟在后面,看着他们把玩偶扔到了围墙外的树林,看着男孩跌跌撞撞冲进树林中——阿虎他们凑巧把玩偶扔进了一个一人多高深坑里,男孩蹲在坑边不知所措。
林语走到他后面,用他能听见的声音说:“为什么不下去拣呢?”
说完伸出手,把他推了下去。
说来奇怪,在那一刻,她的嫉妒感消失了,甚至产生了一种新的感觉——就像自己吃到了一年才能吃一次的年夜饭那样令人快乐,快乐到自己看着惊恐的男孩,露出了笑容。
然后她哼着新学的儿歌,转身离开,任由真相一点点消散在入夜的林中。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