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遗声•第一章(1)

【这里是一只文废小透明(≧▽≦)
这个脑洞我构思好几年了,现在写出来玩一下。
这是个全架空的文,可能会有bug】

我们被时间裹挟,推向未知的远处。
它们如水流交汇,我们便在此相遇。
即使过去的阴影还未消褪。

一.
    公用纪年1003年,临宏正式建立。因为之前的动乱,政局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先前统治这片地区的年家在混乱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难得的非家族式政权。
     临宏这个新国家把首都定到了偏东南的枫城,而西边的地区因为战乱被毁严重,形成了一大片废弃区域。
     这些年政府打算重新开发这些地区,在1073年,一支小队出发前往西区,开始勘察。
     当然,他们的行动可不是上面所说的那么单纯。

    宁湎在没有碰到这群人之前,对这次的任务还留有一丝期望。
     她现在感受到了绝望。
     “你们……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啊啊啊啊?!”
     红棕色长发的女生看见宁湎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然后就是揉脸:“我们可是来保护小宁的哦~你这样的态度我们会难过的啦”
       旁边提着行李箱的男生则是一脸嘲讽:“唉,主要是你的历史太差了,必须要我们帮忙,不然会出问题的。”
     “开玩笑,我以前也跟着我爸妈去过……唔!”宁湎突然感觉到一阵头疼,下意识得捂住头。
     白若茗一脸茫然:“怎么了,突然间头疼?感冒还没好?”沈渊却岔开话题:“快点上车去吧,我们得在【时空镜】消失前赶到那里。”白若茗只能让步,扶着宁湎登上来往西区的专列。
      等到宁湎再恢复过来,列车已经到了枫城的边缘,她把脸贴到车窗上看向远处,枫城里错落有致的建筑只剩下了一个轮廓。熟悉的一切就此远离。曾经熟悉的东西慢慢把自己淹没。
     “第一个地方是……”沈渊还没说完就被宁湎打断:“繁城。繁城剧院。”末了她还加了一句:“我就记得这一个了。”
      沈渊感觉宁湎有点不一样了。在枫城的她还是个什么都无所谓,就喜欢玩玩闹闹的人,现在的她,冷静,果断,计划准确到分秒。曾经的宁湎也是如此。
        他有点担心,这步棋会不会又一次失手。
       

二.
     在临宏之前的那些岁月里,这片土地上就有无数的传奇。
     人们掌握着血灵,认为这种类似魔法(其实强与此)的力量来源于神族——人未主宰这片土地的时候,这里曾是神族战争的战场和战后的墓地。血灵是这一片地区的人所独有的,于是在其他国家的历史里,这里被称为“神国”。
       临宏建立后,人们的交流增加,血灵因为这种融合在后代中不断减少,到现在,临宏已经没有多少人拥有血灵了。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有些家族秉承着过去的习惯,将血灵保留下来,而且有些后代可以达到之前未有的血灵纯度。
       宁家和沈家就是这样的代表。
       血灵能做到的事情很多,有一些可以攻击敌人,有一些可以治疗,而有一些,可以回溯过去,有一些,可以构筑空间。
         【时空镜】就是血灵在跳跃时间上的代表。看起来是普通的镜子,一旦接触者血灵被镜子触碰到,就能够回到过去,因为没有约束,甚至能改变历史。
       虽然【时空镜】很厉害,但是要找到它们,血灵就必须达到较高的纯度。这样使用者就没有多少了。
        【时空镜】传言是很多年前的祭司族通过不断的积累和剥夺血灵创造的,后来这一家族成为众矢之的突然消失,不知所踪。
        “那这样一想,总感觉这次【时空镜】出现是那个家族的计划,”白若茗听完沈渊的介绍后说,“他们可以借手铲除其他家族,然后彻底改变历史,自己掌权?”
         “可是现在都不一定有这个家族的后代了。”沈渊提出质疑。
         宁湎放下手里的计划书,加入他们的讨论:“不考虑悖论的话,让过去的人来到现在,或者,让现在的人停留在过去,若茗所说的计划就可以实现了不是吗?”
       白若茗脸色沉下来:“这样真的会出大乱子的……”
       三个人都默契地跳过了这个话题,直到三个人现在站在繁城剧院的一堆瓦砾之上,面对着那一面高大的镜子时,白若茗咽了一口唾沫:“造出这种东西的家族……这么强大……竟然没有统治这里……”
        “这是天罚吧,”宁湎摇摇头,有点惋惜,“他们创造的太多了。”
      “天不天罚以后再说,”沈渊在三人一起启动【时空镜】,镜面深处发出光芒时说,“宁湎,现在回去,那里的情况会和以前一样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人是一样的啊。”
        “是谁呢?”
        “娇颜如月,倾国倾城。”宁湎的话在镜面的光彻底冲出来把三个人包围的前一刻落下,她的声音很轻,但那句话里全是哀伤。


【TBC】
 

评论(4)
热度(2)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