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遗声•第一章(2)

【我觉得我的懒癌没救了(躺)
真的,最近好忙啊……
尽量今天更完第一章吧(瘫)
人物会有点多注意】

三.
    1004年,3月,繁城。
     “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他们还有心情搞庆典。”沈渊看着自己顺手摸来的报纸说到。他们三个人在老城区(也是繁城主城区)转了一圈,看到的全是热闹的人群和大大小小的活动,完全没有战争的气氛。
      “嘛,毕竟繁城也算是大后方了,”白若茗摊手,“在危险到自己头上前,放纵一下,也还不错。”
       宁湎听了这句风凉话后,满脸苦笑:“唉,要尊重前人啊。这几天是繁城的建成纪念日,剧院会不间断公演,我们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三个人商量了一会后,便慢悠悠地走向剧院。一路上走走停停,宁湎的手上多了不少零食,白若茗把玩游戏拿到的奖品全分给了围观的小孩,沈渊却难得十分收敛,只是跟在女生们后面,偶尔帮宁湎拿吃的;广场上有人奏起欢乐的曲子,跳舞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鸽子停在女神像的肩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咕咕声。宁湎通过手里的零食认识了一个小孩,他带着三人从剧院边门进入剧院,“穿过那扇门,里面就是‘朔音’剧团的后台,走到底可以到观众席,那里没有检票的就是。”
       “杨慕月的演出是今天吗?”宁湎问到。
       “当然啦,今天是她的谢幕演出,报纸上还登了。快点进去吧。”小孩转身就跑,估计是怕有人发现。
       白若茗拿起报纸看了一眼:“找她?你确定?”
        “按照对应理论,【时空镜】出现的地点和把我们带到的时间是绝对有关联的,”沈渊看着报纸上的照片,“这个新闻说的就是这次公演,繁城名气戏剧演员杨慕月,以及那个‘朔音’剧团。”
      宁湎正要说话,不远处的保安发现了他们:“喂,在哪里干什么?买票了吗?!”
      白若茗一把拉开面前的铁门先把宁湎塞了进去,沈渊关上门:“找个房间躲一下!”
      白若茗一边扶着宁湎肩膀一边试着开每一扇他们经过的门,终于有一扇门没锁:“这里!”
      三个人冲进这个房间,反锁上门后一齐瘫倒在门口。“这么刺激啊……”宁湎感叹道,“突然还想再来一次啊……”
     白若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谁让你吓傻了没反应过来,下次就要你跑最后。”
     “这里为什么没有锁门?”沈渊扶着墙站起来,伸手想去摸房间灯的开关。白若茗却听到了细碎的声响:“糟,有人在!”
     沈渊下意识地俯下身子,突然身边有人冲了出去,随即前方划过一道红光,灯光亮起。宁湎右手握着黑色军刺,左手拿着刚刚夺过来的灯光控制器,脸上的表情毫无温度:“什么时候的事?”
      军刺抵着的女生眼泪不住地落下:“就……就前两天……”
        “你选了你姐姐。”
         女生点点头:“但是他们说,姐姐的身体状况还是会越来越差,所以要进行改造……”
         “沈渊,若茗,”宁湎把控制器扔给沈渊,“这位,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杨慕月的妹妹,杨宛月,至于为什么要找她,要不要听她说说?”
       
       杨宛月是一个戏剧演员。
       在繁城,这些演员的地位都不高,他们被长久以来的偏见自然地划到“戏子”里,除非名气大,这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在自己十一岁的时候,杨慕月把她带到了“朔音”剧团。杨宛月小孩子气还在,自然不愿意,当时的长辈们也劝她继续读书,毕业后再来。杨慕月当时有点生气,但还是给她挂了个名,把她送回了学校。“演员的事,我们以后再说,”杨慕月当时对哭得稀里哗啦的妹妹说,“现在先读书吧,家里交给我。”
      之后的几年里,姐妹俩就很少见面,杨慕月整天演出,名声大噪;杨宛月感觉自己没什么能帮上忙的,一直呆在学校里,什么都自己扛。
      就这样过了五年。杨宛月进入了“朔音”。
      时间会改变一些东西,自然,会留住一些东西。
      杨宛月想和姐姐一起站在舞台上,一起创造辉煌;杨慕月在度过自己无力去回忆的这些年后,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战争来了。
      “朔音”早已是政治家们的工具,团长每天都在给他们分配任务,他们带着枪械奔走在城市之中,除掉一个又一个人。随着战争这些任务更加凶险,很多人被抓住,没有回来。
       杨宛月看出了姐姐的异常,揽下了所有任务,除了人手不够的日子,再也没表演过。不到一年,杨宛月就成为了数一数二的老手,让不少人恨得牙痒。
       但是她还是搞砸了。
        “朔音”打算在剧院里刺杀一名军官,没有事先通知登台的演员,杨慕月看见剧团派出的杀手将匕首刺向那名军官时,她整个人崩溃了。杨宛月见状,立刻奔向观众席,在重围中带走了军官,可惜的是,那名军官还是因为重伤没有活下来,杨宛月自己被赶出剧团,没有再回去,也没再见姐姐一面。
        她在繁城周围的小城镇躲了一段时间,在那时她遇到了还是很小的宁湎和宁湎的父母。宁湎的父母带着小宁湎穿过【时间镜】来度假,在了解情况后,他们和杨宛月一起来到剧团,可此时,“朔音”剧团已经被人瓦解,杨慕月在妹妹被逐出后病逝。
        最后,杨宛月离开繁城来到枫城,重新回到舞台,在此获得了成功与辉煌。
       
       可是现在,杨宛月还在剧团,“朔音”还在运转,就连本来病逝几个月的杨慕月还在活着……
        历史被改变了。

     

    

评论(1)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