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随手写点什么】

这又是一个难得的晴天。这座城市多数是阴云,是急促的雨和呼啸狂妄的风与雷。
她坐在天台的边缘,身后散乱的饮料瓶和零食包装被风弄出细碎的声音,像别人身后的絮语,没来由地让人厌恶。
在这里城市的天际线不高,低平,偶尔有起伏。远处的山犹如屏障把城市包围,浓郁的绿色一如往年。
她无数次地想象着大海,城市里的孩子没有人见过,他们总是嘲笑她的幻想,认为所谓的大海根本不存在。她把天空比作大海,云的移动是或轻柔或极速的海浪,雷声是海底火山爆发是的轰鸣,黑夜是冰冷的海底,而蓝天,是阳光照耀的海面。
后来她坐车穿过城市边缘的山脉,冲出最后一个隧道后,她看见了铺天盖地的蓝,真正的海洋霸占了视野,水面的反光刺痛眼睛。她一边哭一边欢呼,内心的怀疑被蓝色填满。
但是她没有就在海边,而是回到了城市。她跟那些人说,世界上没有海,然后听着他们的嘲讽离开。每次天晴,她看着天空,想起那一山之隔的蓝色,慢慢的沉迷于此。
天色一点点暗下去,乌云从远山奔来,她脚下的城市未醒。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