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片段】Goodbye

这个是一点点脑洞。

     “喂,宁湎!”白若茗一甩背包,豪迈地喊道,“走不走?!今天的活动很多人哦!”
      趴在桌上睡着了的宁湎哐当掉下凳子,随手把书笔塞进书包,屁颠屁颠地跟上,“嗨嗨嗨,就知道吼,肺活量没上限呐……”
      今天是秋祭第三天,也是活动的高潮。
      战争结束,很多地方虽然还没恢复,但是这总是有纪念意义在。况且在斓陵的祭礼中,秋祭还有送别亡灵的意义。
       宁湎和沈渊回到了永承,似乎是因为时川重新流动,时间差被填满,在其他人的意识里,他们就是去远方了两三个月。
        “随军行动?哇啊好帅啊——”每次说起来,别人总是这样感叹道。沈渊却总是感觉自己的心跳忽然少了一拍,伴随着几秒钟的空白。他不敢问宁湎,他怕宁湎再想起那个陪着他们走过漫长时光的少年。
        当然,他更在意的是衡域之前的那番话,时间的尽头不在时川,不在神域,更不在那本史书里。
       那在哪里啊。
       他也不说答案,就把自己推出了祭坛。
       下意识地叹了一口气,沈渊突然感觉到一道劲风劈面而来,回过神来才看见宁湎皱着眉头的脸:“一个个都这样,发呆会传染?”
       “什么啊,”沈渊接过她手里的一袋袋吃的,“偶尔要思考人生嘛。”宁湎照例买了好多零食,她总是觉得会碰到好多熟人——当然这个直觉异常地准。
       白若茗挤出人群,一撩乱掉的额发:“我好像看到了向泽了!”
       “诶?确定?”战争结束后,CITY就被改成了一个游戏,也被改掉了很多致命的设定,不过向泽他们也成了管理员,“城市铁则”在游戏里的威慑力仍在。这么忙的时候还出来玩,真的不是向泽的性格啊。
        “诶呀,你们在这里啊。”
        三个人一回头,黑发红瞳的女孩站在身后,一如往昔。
       “——灼斓?”“我去,宁灼斓……”
       宁灼斓了然地笑笑,不知道她在掉进【时空镜】之后经历了什么,整个人变得更加温润,少了锋芒,但是不减锐气;辛冉在旁边陪着,三个人觉得他肯定一直没和宁灼斓说自己怎么找到她的事。
      宁湎打破尴尬,走上前问:“怎么没留在首都呐?”
      “灵隐解散了,”回答她的是辛冉,“昨天的事情。”他安慰般地笑笑,似乎不太介意。宁灼斓则还是露出了一些惋惜,毕竟是一手创立的,估计还是舍不得。
      “不说啦,今天就开心地玩吧,”宁灼斓拖着辛冉离开,“我们会离开斓陵一段时间,先说再见啦!”
       宁湎知道她是离开避风头,也不知道她要走多久。            

     这段时间,很多人都选择了离开,或是隐藏。
    明明知道这样的结局,当初还是坚持下来的他们,会不会觉得不值得,或者后悔?
     宁湎再一次想起衡域,她永远见不到他了。
     其实沈渊的问题,她知道答案。
     时间的尽头,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在生命的每一处。因为生命总在延续,所以时间永无休止。
     她只希望每一个出现的人,都能好好活着。
     即使要说再见。
     即使永不再见。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