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大坑】CITY

第三章

 
       陈宴的哭声穿过长长的,昏暗的走廊,拖长的回音寒颤颤地扎进心里,越发毛骨悚然。
      十四号房间,躺在床上的少年茫然地听着声音,思考着外面发生了什么。他知道这肯定不是向泽的声音,印象里的向泽总是很安静,偶尔在其他房间转转的时候还会很调皮地给别人脸上乱涂乱画。
      他撑起身子是感觉头晕得可怕,差点一歪栽到地板上,冷静下来后,他先打开灯,拔掉身上的检测仪,还顺手喝了点水——陈宴总会把水放在每个人的床头柜上——然后慢慢地走出去。
     他刚走出两步,对面十二号房间传来一声闷响,一个糯糯的女声响起:“唔……好疼啊……”
      他走过去打开门,女孩被吓了一跳,然后慢慢放松下来:“李聿你是要吓死我啊。”
       “啊,对,对不起,乔楠,我听见有人在哭,起来看看情况……”
       乔楠点点头,两个人走出房间,向控制室走去。
       “你看见向泽了吗?”乔楠突然问到。
       “没有,怎么了?”李聿没明白这有什么含义在里面。
        乔楠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她停下来想了一会儿说:“我在‘那里’看到了向泽,嗯,就是那个火车站。”
      “奇怪了,”李聿一愣,“我本来想去找向泽,但是梦城现在不允许外城人进入,她……是想进去,还是要逃出来?”
       乔楠皱着眉推开控制室的门,吱呀呀的声音把陈宴吓一跳,揉揉眼睛:“你,你们,你们活着?!”
      李聿和乔楠一时没回话,他们看向显示屏上的指令,同时问道:“向泽回去了?”

      在艾伯特博士的设想里,人进入意识深处的时候,为了适应,会将意识环境改变为自己熟悉的情景。在斓陵,年轻一辈通常生活在城市里,所以他们选出的十五个人,大多都为一个个城市。
       这也是项目的名字CITY的由来。
      城市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特性和相貌,十五个人的心性又让研究有了更具特点的样本。
     比如说乔楠,在她的城市里,铁轨和列车连接城市的每个部分;再比如向泽,她的城市——名为梦城——则更显得陈旧,安静居于一隅。
     每个人的城市是独立的,通过系统将它们连接在一起,而且人与人的关系对连接也有着一定影响。
    而且艾伯特博士建立系统时说过,生还率的高低变动要分情况。如果生还率突然降低,有可能是系统中的人病危,还有一个,就是系统里的城市突然增加。城市增加,意味着人数增加,更意味着,原本的城市间的生态被打破,竞争产生,物竞天择。

     向泽的梦城算是比较旧的城市,属于发展至中后期,尚未引进新科技的类型。在突然的竞争里,属于弱势。
     向泽自己知道,城市的毁灭意味着什么。
     但肩负重任,她别无选择。

     褚时收到了上司的电话,说了几句“好的”“我知道了”便结束通讯。
     她本来想告诉小组里的其他人,怎么说多几个人也好监控事态,但是想到对手,她还是打消了念头。
    ——我知道他的性格,所以最后,只有我来和他对决。
     她这么想着,走进暮色吞噬的远处。

【TBC】

评论
热度(1)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