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大坑】CITY

第六章

>
    知道褚时过去的人不多——当然这是在她自己的认知里。其实很多人认识她,都是因为那场事故消息走漏,闹得满城风雨,她和另外十个人的照片登在报纸头条,
当时精神恍惚的她瞬间崩溃,直接送去治疗将近一年。等她出院,风波平息,她还是那个普通人。
    “各位同学,欢迎来到晴海七中,”荆羽的目光掠过褚时惊恐的脸,转回到人群,“我是你们的教导主任,根据各位同学的考试情况和自己填写的意向表,我会把你们带到自己所在的班级,由你们的班主任告诉你们的宿舍和其他的事项,都跟我来。”
     褚时仍旧走在队尾,背包上的小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那是另一个朋友给她的,算是康复出院的贺礼。她一直不吭声,表情平静,没有兴奋也没有慌张不安,似乎这里是她的家,没什么好期待的。
     李静萱被教室外的喧闹声吵醒,闷热的天气让她的脸上多了不少红晕,看起来更可爱了。她站起身拍拍裙摆,走出去往下看。正好荆羽带着人群走到这里,她仔细地看过去,正好和队尾的褚时打了个照面。
     褚时竟然抬头看了看,抬起手打招呼,脸上的表情多了一分俏皮。李静萱被她的反应逗得笑出声,露出浅浅的酒窝,不少男生看呆了,因为李静萱在平常是不会这么开心的,她也会笑,但是那笑容很礼貌,多半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
      看来她们的关系真的很不错啊。众人在被老师们赶回教室时这样想到。
       荆羽带着褚时走向教室的时候才说:“最近的学校里出了点事情。”
      “我要帮忙吗?”褚时意识到这个事情绝对不简单。在一个月前,褚时帮忙分析过晴海七中很多年前的一场“事故”,不过交给她任务的是荆羽在晴海刑警大队的哥哥荆凡。荆羽很少给她下任务,他一直不太愿意拿褚时去冒风险。
        “这个月晴海的几个学校都有人失踪,而且都是女生,”荆羽简单地介绍,“开始荆凡他们也准备查,但是都是不过几个小时,她们的父母突然撤销报案,彻底消失——他们都说自己的孩子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不愿意再待下去,必须离开这里。”
        “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凶手?”褚时的后遗症发作了,她忍住头疼问。
        “主要是防范有人再出事,当然,你想让商言查也不是不可以。好了,我们到了,你进去吧。”
      褚时扯出一个微笑,拉开班门,走进去的时候和现在教室后面的班主任点点头,站到讲台上。
      “大家好,我是褚时——”
      脑袋里有一个声音嗡嗡作响,她拿起粉笔,在黑板上重重地这下名字。
      没有用,声音越来越响。
       “今年,15岁,来自——”她感觉自己的视野在摇晃,所有的一切在迅速扭曲。
     “——来自琓苑——”
     她刚说完,直直地倒了下去。
     重归黑暗。

    乔楠他们的封锁很快就被解除了。商言带来的另一群人把褚时送到了研究院。
    “抱歉,没想到这里他们也来插一脚。”商言道歉到,陈宴明白地笑笑,指挥其他人把褚时安顿好,转身回来的时候,看见乔楠和李聿在打开一个很粗糙的系统。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乔楠看其他人不在,连忙把她拉过去,反锁控制室的门:“你盯着褚时的生理检测,我们来分析她的‘梦境’。”
    李聿看着她一头雾水解释说:“向泽刚刚留下了一个密码,但是打开的不是总控系统,而是这个——把梦境里他们想传递的信息解析出来。”投影屏上是一个打开的文本文档,那个系统就在一个一个字符地识别它们,
陈宴也乖乖地看着另一边的系统。突然褚时的心率加快,系统发生警告,而乔楠站起身吹了声口哨——他们翻译完成了。
      商言在外面把门砸得震天响,等他进去的时候警报解除,他自然地看向乔楠那一边——
      “琓苑?那不是…”
      他想起了什么:“那不是当年出事的地方吗?!”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