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诚

一只偶尔写文的小透明/沉迷fgo吃土的氪金秃头/脑洞永远填不完/爬墙多年却无力自产粮/绝对雨露均沾(封面来自微博)

CITY

重新写,算作定稿。

前面的是在懒得删了。。。。

第一章

>(外)

   斓陵,叶历60年,艾伯特研究院。

   五月初至,空气里刚有一丝闷热的气息,长期待在室内让人总觉得不自在,陈宴送走最后一名医生离开,关上了研究院的大门。

   她身后的圆形建筑就是研究院的主体,一共三层地面建筑,隐藏在茂盛的植物中;当然还有部分地下的部分,作为科学研究机构,自己建造防空设施不算违规,艾伯特研究院的地下部分并不是以防空避难为主功能的。此刻的研究院里却没有声音——寂静地可怕。

   陈宴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习惯了这样的气氛。

   她是研究院的一名见习研究员,平常的工作是接待参观者和整理材料,和别的所有“见习生”一样,给别人打下手,顺便积攒所谓的人生经验。

   她关上主楼的门,径直走进主楼一层的那个大房间。立体投影的监视界面上显示着十五个人的健康状况;旁边的小界面上,一个系统正在运行,进度数字上下波动,似乎是在正常范围内。

   【CITY】,陈宴看着面前的界面想着,这是艾伯特研究院成立五年后的第十八个项目,原本旨在研究个人心理及潜在心理疾病的干预。陈宴来到研究院是三个月前,这个项目才刚刚结束理论验证,开始样本实验。

“系统符合斓陵的灵力存在,实验的方式是通过心理暗示和微量的药物,对人意识内的现象进行分析,或者让系统治好自己的心理疾病。”这是一个研究员告诉她的。那个研究员姑娘似乎是最小的一个,个头不高,穿着白大褂四处乱跑捣乱,后面总有个人追着她说着“看我今天不揍死你”。

想到这里,陈宴自己不由得笑出声来。

实验的样本就是研究院里的三个研究员和十二个志愿者,系统测试期的时候十五个人也进行了相应的训练和学习。系统正式运行时一切顺利,大家还会不时聚在一起讨论自己遇到的问题,每周会有医疗队来研究院对这十五个人做全面的检查,作为实验的依据之一。

一个月后,艾伯特博士说自己要去外地参加研究会,一个人离开了,当时的十五个人已经进入系统,剩下的人重点都在实验上,觉得正常,没人在意。艾伯特博士离开一周后,本来应该醒来的十五个人却依旧昏迷,系统则显示不仅十五个志愿者脱离系统控制,而且还有一个非志愿者被“困”在了系统中。研究员们联系艾伯特博士无果后才意识到出事了,在一团糟的时候,【灵隐】,那个存在于传言中的秘密组织突袭了研究院。

“滴滴滴……”监视界面突然发出警报打断了陈宴的回忆,有一个人的界面突然消失。陈宴听到楼上传来一声闷响,愣了两秒,拔腿往楼上冲去。

按照以前的推论,如果有一个人的界面消失,那么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未脱离系统而直接脑死亡;另一个就是这个人脱离了系统,不在系统检测范围内。

“不不不,千万别是第一个啊……”陈宴一边跑一边小声说着,跑到十五个人所在的一号实验室,很快她就找到了那个刚刚摔到病床下的家伙。她连忙把女孩搬回到病床上,接上输氧器和输液管。过了一小会儿,女孩涣散的瞳孔里渐渐有了光,她闭上眼睛再睁开,艰难地扭过头看着陈宴,慢慢清晰的思绪重新占据主导,她用疑惑地语气说:“我这是…回来了?”

陈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续两个月的提心吊胆突然消失地无影无踪,她满脸疲惫,却带着灿烂的笑回答:“是啊,欢迎回来,向泽。”

 

<(内)

   向泽站在离那个城市不远的检查站边,她手里没有行李,和其他那些形色匆忙等待检查的人格格不入。

   她在等待。

   似乎是在回应她的等待,一瞬间时间静止,而后她面前的人群和建筑尽数消失,留下她脚下扭曲盘结的道路。向泽深吸一口气,径直一跃,落向无光的深渊。

   【CITY】的外部系统和内部系统是独立分开的,内部系统会通过外部系统的数值来判断系统内的人“自己”是否想要离开系统。每个人离开系统的方式是不同的,向泽自己对这个随机出现且简单粗暴的方式十分满意。

   为了构造一个稳定的环境,系统会为每个人的意识模拟出自己觉得最安全的地方。他们十五个人的描述,无一例外,都是城市——这也是博士给这个系统命名CITY的原因。向泽素来觉得自己观察不算敏锐,但每次看到艾伯特博士那似笑非笑的脸时,她总觉得这个本来和蔼可亲的人瞬间变得陌生。

  “怎么会呢?”那些研究院前辈们听了后笑着说,“博士可是很好的人啊。”久而久之,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把这一点再放在心上。

  现在看来,还是自己太大意了啊。她有些懊恼地想着。虽然自己一直呆在这里,但是自从发现十五个城市间出现了无法互相联系的现象,系统的判定出错,再加上这次回去的时间相隔那么长,估计是外面出事了。

   向泽快速下落,黑色一直霸占她的视野。她想起漫长乏味的过去,却总觉得少了什么。她想起自己初次见到艾伯特博士的时候他脸上愤怒和惊讶交织的表情。她想起自己在那座旧城里闲逛的慢慢长夜。她想起来那座自己的城市真的藏着自己忘记的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

     突然一道光快速地掠过。那道光是橘红色的,很像是刺破黑夜的朝阳。此时向泽发现她似乎没有再下落,她被什么拦在半空,或者说时间被停止了。

橘红色的光慢慢变成一束,连成一片,吞噬黑暗。

向泽仔细看过去,才发现那是火焰的光,大火中的建筑只有模糊的影子,但是那些轮廓她再熟悉不过——

瞬间时间快速流动,她下落的速度陡然加快,眼前的情景甚至看不清残影,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无形的力量拽回了身体里,直直的摔下了病床。

“密码,已经找到……”“那个女孩似乎对你很重要”“我记得她三年就死了”“都是你干的好事”“听起来都是个不错的交易”“棋子的影子?”“似乎你们都会被这些东西束缚……”

无数声音在向泽的耳边轮番响起消失。向泽仅存的思考能力被这些声音给消磨殆尽,完全昏迷前,她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远处招手,那个人似乎想说什么,却被那重新回归的黑暗淹没。

而在向泽“离开系统”后,向泽的那座城里,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走下列车,跟着人群来到城市中央的广场。那里正在举行一个“执政者”的演讲,台上的中年胖子慷慨激昂,女孩站在后排,面无表情地拿出了藏在箱子里的枪……

 

>

  “你是说,这十五个人其实都有关系?互相是亲戚吗?”

  “不能完全这么说,老大。与其说是十五个人之间的关系,不如说他们都和一个人有关系。”

  “那就老规矩吧,找到人。”

  “老大,那个人就是艾伯特博士的女儿,薇薇安。三年前死于一场轰炸,”他停顿了一下,“据说是薇薇安自己坚持要去那里,理由是以前有一个认识的朋友。”

   “朋友?”

   “……是一号志愿者,向泽。”

评论
© 默诚 | Powered by LOFTER